南方農村報訊 9月初,陝西省洛川縣鳳棲鎮紀委副書記馬某被開除黨籍、行政撤職,鳳棲鎮黨委書記曹某被黨內警告。二者受處分,皆因馬某引起。今年6月,馬某因嫖娼被公安機關行政拘留15天,知道此事的曹某隱瞞未報。
  狎娼嫖妓、包二奶,官員沉湎女色可謂"你方唱罷,我登場"。近日,南方農村報梳理了一些有關官員因嫖娼倒下的報道,提醒幹部官員們,要管好自己,不出格、不違紀。唯有如此,才不會淪為色刀之下的鬼。
  誰在嫖娼?

  有科級幹部有部級官員
  6月26日,陝西省洛川縣鳳棲鎮紀委副書記馬某與朋友在洛川縣某KTV唱歌后,在一酒店開房嫖娼時被抓。隨後,馬某因嫖娼被行政拘留15天。由於馬某為國家公務人員,辦案單位將此事告知了鳳棲鎮黨委書記曹某,但曹某並沒有把情況向組織彙報。行政拘留期滿後,馬某返回原單位上班,也未向組織彙報情況。
  7月14日,有人在洛川縣政府信息網縣長信箱和洛川吧(地方網站)反映了此事,馬某嫖娼的事情才浮出水面。
  公開報道顯示,早在2000年,就有官員因嫖娼被撤銷職務。這個"第一人"是名法官——廣東省高院刑事審判第二庭副庭長許少龍。在當年9月的廣東省九屆人大常委會上,他因長期嫖娼被撤銷職務。
  因嫖娼倒下的法院官員,還有上海市高院和湖北省高院的多名法官。
  2013年6月9日,上海市高院民一庭副庭長趙明華接受上海建工四建集團有限公司綜合管理部副總經理郭祥華邀請,前往上海市南匯區的通濟路某農家飯店晚餐。趙明華邀市高院民一庭庭長陳雪明,市高院紀檢組副組長、監察室副主任倪政文,市高院民五庭副庭長王國軍一同前往。晚餐後,5人又和3名社會人員一起,前往位於上海市惠南鎮的衡山度假村內的夜總會包房娛樂,接受異性陪侍服務。當晚,參與活動的一社會人員從附近某養身館叫來色情服務人員,趙明華、陳雪明、倪政文、郭祥華參與嫖娼活動。
  半年後,湖北省高院一庭長陷入嫖娼門。2013年12月8日,網絡出現《網爆湖北又現法院嫖娼門》的帖子,網帖稱當事人為湖北法院院長張軍。當日,湖北官方對外回應稱,經瞭解,湖北省高級人民法院院長、副院長均無此人。第二天晚上,湖北省高院調查後確認,被曝光人員系省高院刑三庭庭長張軍。經查,張軍與一名外單位女子長期保持不正當關係。
  嫖娼——這一連平民百姓都厭惡、唾棄的事情,卻未引起一些高級幹部的重視。
  2013年9月8日,新京報報道,劉志軍案起訴書稱,2007年至2010年間,劉志軍為幫助丁書苗推薦的企業中標鐵路建設工程項目,非法干預招投標,指令鐵路部門工作人員具體落實,最終使丁書苗推薦的23家企業先後中標50多個鐵路工程建設項目。
  事實上,為回報劉志軍,丁書苗也確實多次拿錢,滿足劉志軍的權欲和色欲。2003年至2009年間,劉志軍先後在豪華酒店、高消費娛樂場所與丁書苗出資安排的多名女性嫖宿。
  在哪裡嫖?

  有的去國外,有的去髮廊
  2014年1月1日,北京市紀委通報了6起紀檢監察幹部違紀違法案件,其中即包括海澱區紀委監察局原副科級檢查員盧延慶因在髮廊內嫖娼被雙開。通報稱,2010年11月,盧延慶在海澱區某髮廊內嫖娼。2011年4月,海澱區紀委、監察局給予其開除黨籍、行政開除處分。
  吉林省人大常委會原副主任米鳳君長期嫖娼的地方,是四星級旅游涉外賓館。
  2009年5月28日,天津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對吉林省人大常委會原副主任米鳳君作出一審判決,認定米鳳君犯受賄罪,判處其死刑,緩期二年執行。
  消息稱,中紀委和吉林省反貪局聯合辦案人員利用其好色特點,採取技術偵查手段,監控定位手機,在長春市吉隆坡大酒店一包房內,將他和兩名賣淫女當場抓獲。辦案人員找人取證時,有人指證米鳳君是這裡的常客。
  雲銅集團原董事長鄒韶祿生活腐化更甚,借到國內外出差之機多次嫖娼。
  2009年1月3日,法制日報報道,雲銅集團原領導層腐敗窩案今天在昆明市中級法院繼續審理,雲銅集團原董事長兼總經理鄒韶祿出庭受審,他被指控涉嫌18樁受賄案,受賄人民幣達1640.52萬元、澳元40萬元、美元2萬元和港幣10萬元。
  據云南省紀檢監察部門通報:鄒韶祿除了大肆向他人收受賄賂外,還有接受乾股的情況,濫用職權造成國有資產巨額損失。同時,鄒韶祿個人生活腐化,長期與兩名女性保持不正當的兩性關係,借到國內外出差之機多次嫖娼。
  中石油四川石化總經理慄東生因卷入中石油腐敗窩案涉嫌嚴重違紀,已於2014年春節前夕被相關部門帶走調查。2012年5月,利益關聯公司為中石油高管在日本提供"女優"服務的醜聞被爆出,而慄東生作為四川石化負責人正是"女優"醜聞主角。
  2012年,一篇名為《中石油"AV女優門"特大醜聞》的帖子稱,作為中石油四川石化項目的施工總承包商在進行色譜儀的採購時,選擇了資質並非出眾卻有背景的北京華爾達公司代理的日本島津公司的產品。相應的,後者將總承包商角色的惠生工程的相關負責人送到日本享受女優服務。
  "當時日本的一些媒體也報道了這一事件,由於影響惡劣,中石油內部曾對此事進行了調查,最後發現背後牽扯的關係太複雜就停止了。"一知情者說。
  如何發現?

  有的被警察抓,有的被舉報
  2013年4月12日,都市快報報道,昨天,"甌海一街道副主任在北京嫖娼被收容教育6個月"的消息在網上瘋傳。網友爆料說,"該名Q副主任(邱長生)是帶著幾名工作人員去北京的,恰逢兩會期間公安機關集中統一行動,不幸中槍……"邱長生當年41歲,曾任浙江省溫州市甌海區瞿溪街道辦事處副主任。2012年6月,他調任景山街道辦事處副主任,分管民政、農業、水利等工作。2013年3月初,因信訪工作,邱長生和幾個同事去北京出差,以後就沒在單位出現過。
  2013年4月11日傍晚,甌海區紀委通報說,今年3月上旬,邱長生因參與嫖娼活動被北京公安機關處罰。一知情人透露,出事當天邱長生喝了不少酒,叫了一個女的到房間,結果被抓了。
  事發後,甌海區紀委高度重視,立即派員趕赴北京對案件進行調查取證。
  2013年4月1日,甌海區紀委常委會依據有關規定,研究並報區委批准,決定給予邱長生開除黨籍處分。
  上海高院上述4名法官因嫖娼入獄,是因為一個人的舉報。2013年8月,上海某公司負責人倪某通過網絡公佈一段視頻,舉報上海高院陳雪明、趙明華等人接受吃請、去夜總會娛樂,並集體招嫖。倪某稱,發佈視頻是由於他認為一起涉及自己的合同糾紛案有人干預,沒有得到公正判決,干預判案者為視頻中的法官之一趙明華。
  2013年6月9日,倪某開始跟拍趙明華,6月13日,他以在衡山度假村消費時丟失了物品為由,要求調取相關監控錄像,拷走了視頻。2013年8月1日,倪某通過網絡公佈視頻,舉報陳雪明等官員集體招嫖。
  結局如何大多被雙開,有的被提拔2013年8月6日晚,上海市紀委、上海市高院通報"法官集體招嫖事件"調查結果:給予趙明華、陳雪明開除黨籍處分,由市高院提請市人大常委會按法律規定撤銷其審判職務,開除公職。給予倪政文開除黨籍處分,免去其市高院紀檢組、監察室相關職務,由市高院提請市人大常委會按法律規定撤銷其審判職務,開除公職。給予王國軍留黨察看兩年處分,由市高院提請市人大常委會按法律規定免去其審判職務,撤職處分。給予郭祥華開除黨籍處分,相關企業給予其撤職處分並解除勞動合同。
  當然,也不是每個嫖娼的官員都受到了懲罰,有的甚至因為上級的保護還得到了提拔。
  今年5月,檢察機關以涉嫌受賄犯罪,依法對魏鵬遠立案偵查並採取強制措施。記者獲悉,魏在2000年前曾因嫖娼被抓,這可能是他長期沒有擔任要職的原因之一。
  一知情人透露,魏是1996年左右進入國家計委的,2000年以前魏鵬遠因為嫖娼被抓,被當時國家計委基礎產業司一位領導保下,"魏鵬遠一直被控制使用,2009年左右才入黨,副司長享受正處級待遇可能也與此有關。"該人士稱,聽到魏被調查的消息時就直覺這事兒小不了,"他膽量太大。國家機關要有問責制,出了這種醜聞還能繼續升遷,說明用人制度出了問題。"武長順1970年參加工作,進入交警隊當了民警。2003年升為天津市公安局局長,併在任長達11年。
  武長順將自己的晉升描述為穩扎穩打,但實則經歷了不少"風浪"。只是他總有"貴人"相助,這位貴人就是他的老上級宋平順。
  公安系統一名內部人士告訴記者,早在1992年初,南開分局在整治治安時,武長順因與一名女性從事不正當活動,被抓了個正著。武長順出事後,時任天津市副市長、公安局長的宋平順親自去分局,將他"救"了出來。"這件事當時在公安局內都傳遍了。"這名內部人士說。
  顯然,這件醜事並沒有影響武長順的仕途。他出來後不久,就升任天津市公安交通管理局局長。2007年6月,宋平順在辦公室畏罪自殺。其後,武長順不僅沒因宋平順之事落馬,反而接替宋平順,成為天津政法系統的"一哥"。
  還有奇聞

  寧死要發票,狀告公安局
  2009年8月10日,新安晚報報道,一宗9年前在安徽轟動一時的案件近日被宣判。
  2000年8月8日,安徽省某縣財政局預算外資金管理局局長江某在賓館接受按摩女呂海艷的"特殊服務"後,索要發票不成,拒絕付款。後來,呂的男友王德行用刀抵住江某的脖子,江某仍堅持要發票,最終被王德行殺死。
  呂海艷投案自首後被判無期徒刑,王德行潛逃8年後於2008年被抓獲,次年被判死緩。
  2009年4月1日,浙江在線報道,現場沒有發現安全套,也不曾支付嫖資,算不算構成嫖娼?浙江麗水市某局副局長施文在被浙江杭州市上城區警方以嫖娼行政處罰後,以對其處罰事實不清、程序違法為由將上城區公安分局告上法院,要求對方撤銷對其做出行政處罰決定書,並判令警方向他賠禮道歉。
  2009年1月14日,杭州警方組織警力對娛樂場所進行春節前清查,上城區湖濱派出所的周警官和兩名同事進入轄區的中山國際大酒店檢查。
  "推門進入3號包廂後,眼前的場景讓我一下子懵了。"周警官出庭作證時說,當時包廂里燈光明亮,他看到自己右前方床上一男一女正在苟合,年輕女子頭朝里平躺、男子上位背對著門。之後,他們將施文和賣淫女傳喚到派出所進行調查。
  施文認為構成嫖娼重要的是要支付和談妥嫖資,他說自己當時找服務員只是普通的按摩放鬆,兩人並沒有發生性關係,而且根本沒有談到嫖資的問題。
  "是警方在做筆錄時,自作主張把'做完到總台結賬就是了,不用談價'加上去的。"施文說,"他們誘導我只要承認與服務員有過性行為,罰500塊就可以馬上放出去。"施文在法庭上說他因此違心在筆錄上簽字了,沒想到警方認定其嫖娼,並對他作出拘留10天的行政處罰。
  施文在走出拘留所之後,馬上給杭州市公安局和省公安廳的紀檢監察部門寫信,投訴並反映情況。反映無果後,2009年3月2日,施文聘請律師將上城公安分局告上法院。
創作者介紹

郵箱

nbmjsm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