銳觀點
  在需求巨大與監管缺位的畸形市場中,網貸行業危機四伏,網貸平臺違約、惡意欺詐等風險不斷積聚,且不時與洗錢、非法集資、高利貸等違法行為交織在一起,系統性風險令人擔憂
  □本報記者劉建
  假設你有兩萬元閑錢,你會選擇存在銀行拿利息,還是投向股市或基金?如果此時有人向你推薦一項年收益為15%至20%的投資,你是否會怦然心動?
  近年來,一種有“超高收益”被稱為網絡貸款的民間借貸金融業務在互聯網上興起。然而,因為“無準入門檻、無行業標準、無機構監管”,網貸行業發展魚龍混雜,頻頻傳出網貸平臺攜款潛逃的消息。
  高收益隱藏高風險
  有資金的人,通過第三方網絡平臺牽線搭橋,將資金貸給有借款需求的人。借款人無需抵押物,第三方平臺根據借款人的經濟情況確定貸款額度和利率,通過中介服務獲取佣金營利,而這類“網貸”往往有超高的利率。這就是如今興起的“個人對個人”的P2P信貸業務。
  然而,“網貸”超高利率的背後存在著巨大的風險。上海人李先生就是“淘金貸”的受害者。當時,他看到“淘金貸”舉辦投滿3888元後公司會立即返還本金並支付8.88%的利息和0.28%的獎勵金“促銷”活動信息後,十分小心地審查了這家網站的營業執照,ICP註冊信息,也查了這家網站的投資公司“湖北程力投資擔保有限公司”,確認無疑後決定投資。誰知幾個月後,李先生髮現“淘金貸”網站無法打開,官方QQ群解散,客服無法聯繫,網站負責人的手機也已關機。原來,網站經營者郭某已“跑路”。“淘金貸”上線不到一周,受害人便達百餘人,涉案金額百萬餘元。
  記者在百度中搜索“網貸”二字,網頁中就會出現成百上千家網貸平臺,無論是知名的或是不知名的各類小型P2P網貸平臺,點開它們的頁面,主打關鍵詞都是以醒目顏色標註的“超高收益”。某網站統計數據顯示,網貸平臺的利率達到20%的大有人在。
  有專家分析表示,網貸市場規模膨脹、秩序混亂,在需求巨大與監管缺位的畸形市場中,P2P網貸行業危機四伏,網貸平臺違約、惡意欺詐等風險不斷積聚,且不時與洗錢、非法集資、高利貸等違法行為交織在一起,系統性風險令人擔憂。
  “據我所知,到目前為止,全國已有60多家P2P網貸公司出現問題,今年估計會更嚴重,將會有一大批人倒掉。”銀渠金融信息服務(上海)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袁建春認為。
  幾千元註冊網貸公司
  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P2P公司老總表示,目前行業內有些公司的老闆連日常使用的身份證、名字都是假的,這不得不讓人懷疑其動機。
  記者以投資者身份聯繫了4家在滬P2P公司,有兩家表示願意接受記者實地考察並告知了地址,另兩家則遮遮掩掩。
  “現在這個行業的準入門檻過低,只要一兩個人花2500元買一套建站軟件,再租個服務器就能開業,違法成本實在太低了。”一家網貸公司的老總說,“甚至有人會到我們這樣有規模的平臺來應聘當員工,工作幾個月之後便自覺偷師成功,回去開出個‘四不像’的P2P網貸平臺。”
  記者在淘寶網搜索了一下P2P平臺軟件,發現購買一套網站代碼只需500元,賣家承諾還能改版升級。另外,每年130元的域名費,每月花590元租一臺服務器,只要兩三個人,買幾臺電腦就能支撐起最基本的P2P網站運營加客服,如此低廉的成本可以說是人人都能操作。
  行業法規存在空白
  據瞭解,目前的P2P網絡借貸平臺基本上只要有營業執照,再按照建設網站的法規在經信委作ICP備案就可以運營了,法律對P2P平臺的定義以及具體的行業法規存在空白。
  記者從相關部門瞭解到,上海市網絡信貸服務業企業聯盟已發佈國內首個《網絡借貸行業準入標準》。標準明確表示,網絡借貸服務機構必須建立自有資金與出借人資金隔離制度,出藉資金由第三方賬戶管理;不得在匹配借貸關係之前獲取並歸集出藉資金,不得以期限錯配的方式設立資金池;網絡借貸平臺本身不得提供擔保,不以平臺名義向出借人承諾保本保息;應採用統一的風險評估指標發佈逾期風險信息,逾期風險信息須每季度向聯盟報備,並至少每半年通過聯盟認可的第三方審計機構審計後向出借人公開。
  袁建春認為,標準看似提高了網絡借貸的準入門檻,通過第三方管理出藉資金以控制資金風險,但這是一個換湯不換藥手法,問題的本質並沒有變,風險依然沒有改變。一個突出的問題就是:誰來控制第三方管理的資金流向與風險?
  復旦大學中國經濟研究中心主任、經濟學系教授張軍表示,P2P借貸是一個拾遺補缺的事情。任何現代的金融總是會留下很多空白,因為現代金融有一套很嚴格的監管,對借貸雙方的準入門檻都有比較高的要求,所以總會有一些不符合準入標準的情況出現。所以金融要發達,就要伴生其他服務產生。張軍建議:“國家應該出台相應法律保護投資者權益,解決目前維權難的局面。”
  (原標題:網貸公司蓬勃興起背後風險難掩)
創作者介紹

郵箱

nbmjsm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